吴文化知识普及(战争篇) 51 鸡父之战

编篡: 吴美福

公元前519年夏季,吴楚争霸战争中,吴国为夺取淮河流域的战略要地州来即今安徽省凤台县,发动著名的鸡父战争,大败楚、顿、胡、沈、蔡、陈、许七国联军于鸡父即今河南省固始县东南。

在战争中,阖闾统帅全局,吴军抓住战机,灵活用兵,以情报与谋略配合作战、出奇制胜,夺取州来。此战后,楚国在战略上居于守势。

公元前519年,鸡父之战的参战方,有吴国,楚国,顿国,胡国,沈国,蔡国,陈国,许国。战争是在什么背景下发生的?公元前546年,在宋国大夫向戍倡导下,晋、楚、齐、秦、鲁、卫、陈、蔡、郑、许、宋、邾、滕等14国在宋国的西门外举行春秋第二次弭兵会盟,会盟后中原诸侯列国之间出现了相对和平的局面。晋、楚、齐、秦四个强国,因国内矛盾激化,国势趋于衰弱,放慢了对外扩张、争夺中原霸主的步伐。偏处于长江流域下游的吴国和越国则先后兴盛起来,加入中原争霸的行列。

吴国是春秋时期一个新兴的国家,原本是楚国的属国,自吴君寿梦继位后开始崛起。晋国出于同楚国争霸的需要,采纳屈巫联吴制楚的建议,主动与吴国缔结战略同盟,让吴国从侧面打击楚国,牵制楚国的北上。日渐强大的吴国,为了进入中原,也将楚国作为战略打击的目标,因此同晋国结盟,摆脱了与楚国的臣属关系,并积极动用战争机器,同楚国争夺淮河流域。自寿梦至吴王僚的六十余年间,吴楚两国战争频繁,互有胜负,但吴国因溯江攻楚困难及淮河流域为楚国所控制,未取得突破性进展。尤其地处淮河流域中心的州来,与东面的钟离即今安徽省凤阳县东、南面的居巢即今安徽省合肥市西北互为犄角,成为吴国难以逾越的障碍。州来虽曾先后两次落入吴国之手,但却又为楚国夺回。

公元前519年,吴国因为淮河流域之地尚为楚国所盘踞,吴王僚率阖闾统领吴国大军,再次进攻楚国控制下战略要地州来,于是吴楚之战再起。

公元前519年秋七月,楚平王得知吴军进攻州来,下令司马薳越统率楚、顿、胡、沈、蔡、陈、许七国联军前往救援,并下旨令尹阳匄(子暇)带病督师。吴军统帅见楚联军力量强盛,遂撤去对州来的包围,将部队移驻于钟离伺机行动。楚令尹阳匄因病死于军中,楚军失去主帅,士气低落。司马薳越被迫回师鸡父即今河南省固始县东南,准备休整后再作行动。

鸡父位于大别山之西北麓,为当时楚国南端之重镇。其地当处淮河上游之要冲,胡、沈、陈、顿、项、蔡、息、江、道诸小国,屏列其西北。楚国控制这个地区,则进可以战,退可以守;还可控制淮颍地区诸小国,而保持其东方势力范围。吴国夺其这个地区,则不仅可驱逐楚国在淮颍地区之势力而控制其周围诸小国,且可由此以进入大别山区,为日后破楚入郢做准备。

阖闾得知楚军统帅阳匄已病亡,楚联军不战而退,认为这是吴军退敌的良机,便向吴王僚建议率军尾随楚国联军,等待战机。阖闾说:“诸侯跟随楚国的虽然很多,可是都是小国。他们害怕楚国而不得已,因此前来。胡国、沈国的国君年幼而浮躁,陈国大夫夏啮年轻力壮但是愚顽,顿国和许国、蔡国憎恨楚国的政令。楚国令尹死去,他们的军队士气涣散,政令又不一致。七国共同参加战斗而不同心,不能团结一致,没有重大威严的军令,楚国是可以打败的。”吴王僚采纳阖闾的建议,并制定出具体的作战计划:迅速向楚国联军逼近,定于到达鸡父战场后的次日即发起攻击,利用当天“晦日”的特殊天候条件(古代晦日不打仗),乘敌不备,以奇袭取胜。在兵力部署上,先以一部分兵力首先来进攻胡国、沈国和陈国的军队,打乱其他诸侯国军,再集中兵力攻击楚军主力。同时决定在作战中采取让先头部队放松戒备迷惑敌方,后续部队巩固军阵的灵活战法。

公元前519年农历7月29日,吴军准备就绪后,于用兵所忌的晦日突然出现在鸡父战场。楚司马薳越仓猝之中,让胡、沈、陈、顿、蔡、许六国军队列为前阵,以掩护楚军。吴王僚以自己所统帅的中军,阖闾所统帅的右军,公子掩余所统帅的左军等主力预作埋伏,以不习战阵的3000囚徒为诱兵,攻打胡、沈、陈诸军。双方交战不久,未受过军事训练的吴国刑犯即散乱退却。胡、沈、陈三国军队贸然追击,捕捉战俘,纷纷进入了吴军主力的预定伏击圈中。这时吴
三军从三面突然出击,战胜了胡、沈、陈军队,并俘杀胡、沈国君和陈国大夫夏啮。尔后又让所俘的三国士兵逃回本阵地。这些士卒侥幸逃得性命,便纷纷狂奔,口中还叫嚷不已:“我们的国君死了,我们的大夫死了”。
许、蔡、顿三国军队见此状况,军心动摇,阵势不稳。吴军紧随乱兵之后,乘胜擂鼓呐喊进攻许、蔡、顿三国之军,三国之军因惊恐、惶惧而流汗狂奔,不战而溃。楚军初见胡、沈、陈、军战胜吴军,向前奔逐,正感吴军脆弱无能,因为当天是晦日休军,许多时间没有来得及列阵,忽见许、蔡、顿乱军漫山遍野狂奔而来,而后面吴国军队又冲击过来,楚军突受此种奇袭,仓猝之间向后败退。吴军大获全胜,并乘胜攻占了州来。

楚军于鸡父之战大败后,司马薳越收集残部退驻薳澨即今河南省新蔡县境从事整修。战后不久,发生楚国太子建之母出走吴国之事,于是司马薳越畏罪自杀,囊瓦接替薳越担任令尹。

鸡父之战,是吴楚两国重要的会战,对楚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,从此以后楚帝国势力日渐衰弱。鸡父之战尽管是馀昧领队,但实际上是阖闾的军事谋略、军事计划、军事指挥,得以击败楚国,夺得战略要地州来。阖闾的军事才华熠熠闪光。

吴文化知识普及(战争篇) 51  鸡父之战

传播中欧文化,展示政企风彩。本网稿件部分来源于网络或来源作者投稿,不代表本网观点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网。
(1)
zwcmzwcm
上一篇 2020年9月17日
下一篇 2020年9月18日

相关推荐

  • 吴学概要

    撰文 中网传媒副总编吴美福 吴学主要指的是清代古文经学中的一个重要派别,‌这个派别起源于江苏吴县惠周惕,‌并在惠栋处达到巅峰。‌惠栋博学多才,‌著有《‌九经古义》‌、‌《‌周易述》…

    2024年7月18日
  • 治黄收疆—吴大澂

    人类逐水而居,文明伴水而生。水运连国运,水治则兴邦。清朝光绪十三年(1887年)秋分前后,阴雨连绵,连降大雨,河水暴涨,加上沁河河水的注入,黄河在郑州花园口石桥村决口,河口宽300…

    2024年7月16日
  • 吴姓与吴学文化关系

    文 中网传媒副总编吴美福 吴学作为中华传统文化主要之一,拥有漫长且悠久的历史。对于吴学起源的史学研究,不仅可以揭示吴学起源的文化背景和历史变迁,还可以探究吴学对于个人和社会的文化意…

    2024年7月1日
  • 吴学文化的前瞻性意义

    文 中网传媒副总编吴美福 吴学,作为中国古代江南地区独有的文化形态,承载着深厚的历史底蕴和丰富的文化内涵。自太伯、仲雍肇吴以来,吴地便成为文化繁荣的中心之一,孕育出了独具特色的吴学…

    2024年6月29日
  • 卓尔不群吴学 永恒传承

    撰文 中网传媒副总编吴美福 吴学博大精深,具有长久的生命力。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,江南民族的祖先用劳动和智慧创造了光辉灿烂的吴学文化。吴学是江南民族人文精神的积淀,是我们的民族之根、…

    2024年6月29日
  • 论吴学的前瞻性

    文 中网传媒副总编吴美福 吴学文化积淀着江南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,是江南民族生生不息、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。吴学文化体系的系统论述和《浅谈吴学》一书的概论,站在吴学伟大复兴的前置高度…

    2024年6月29日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